力魔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力魔文学 > 沈烟薄御白 > 第20章 寿宴

第20章 寿宴

不知道她的哪句话戳到了男人的痛处,薄御白忽地把手机摔在她怀里。

脸色晦暗不明的道:“我会让人查清楚。要真是莺莺派人做的,我会带她向你赔礼道歉。”

沈烟的心像被寺庙里敲钟的和尚撞了下,阵阵闷疼。

她以为,对他心死的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忽视这种感觉,奈何后劲大的她筋脉都在打颤。

她伤乔莺莺,他听片面之词就可将她定罪。

乔莺莺伤她,她需要先拿有力的证据摆在他面前,然后再由他亲自去调查清楚方才可以定夺。

而这个结果,最差不过他带着乔莺莺跟她说句对不起。

车子重新发动。

沈烟失神了好久,才动了动手指把手机捡起来,放进了兜内。

她咬肌紧了紧,不甘的道:“如果,我要是能找到两年前车祸不是我做的证据,你会像当年毫不留情对我那样对乔莺莺吗?”

薄御白看着前方,面上没什么表情,实则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再紧。

“你要是能找到证据,我帮你翻案。”

“真的?”他能忍心?

前方道路畅通无阻,薄御白偏头,无波无澜的道:“你有证据,我就帮你翻案。决不食。”

沈烟眼中的迟疑散去,变得坚定:“好!你记住你说的话。”

出狱后她想的就是重新生活。

翻案什么实在是太遥远。

因为乔莺莺当年计划的天衣无缝,她没了沈家当靠山,带着沈墨在夜城底层艰辛讨生活,哪有什么能力再去和乔莺莺掰扯。

再者,她无所谓薄御白如何看她了。

但她都这么退让了,乔莺莺还紧逼不舍!

那天晚上的事,沈烟每次回想都是后怕。

幸亏有陈映南,不然她只能灰溜溜的被赶走。

在熟悉的城市都生活的如此困难,换一座城市,她不敢想要如何谋生。

薄御白心情复杂的拿余光瞥了几眼斗志昂昂的女人,顿了顿,开口道:“当年的人证和物证确凿,你要是想翻案,很困难。”

沈烟并未被男人的冷水泼灭希望,道:“假的做的再周全也是假的,总有漏洞可寻。”

当年乔莺莺肯定是给那个咖啡店的老板钱了,她让段风去找那个老板,以段风的手段,指定可以让店老板说真话!

薄御白看穿了她的想法一样,不温不火的道:“你别想着找那个咖啡店老板了。人已经死了。”

沈烟心头大震,面色跟着收紧:“你说什么?死了,什么时候?”

薄御白把车窗降下透气,同时从储物盒里拿了根烟点燃,嗓音慵懒,偏冷:“三个月前。你爸妈出车祸的前两天。”

沈烟从惊讶,转为了嘲讽:“薄御白,你这么戏弄我有意思吗?怪不得说翻案说的那么轻巧,我当你脑子正常了,原来只是心里明镜一样知道我不可能让你的乔莺莺坐牢!”

薄御白半张脸隐没在耀目的阳光下,沈烟看不到他的神色,只能看他到他单手打方向盘的动作帅气利落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